快捷搜索:  as

女子手术后颅骨碎片不见 医院:已当作废物处理

66岁的陈京翠做完开颅手术后,由于颅骨碎片丢失,手术位置一直未做颅骨修复。记者张刚 摄

今年4月5日,济阳县村民陈京翠突遇车祸,在济阳县人民医院做完开颅手术后总算保住了性命。7月底,陈京翠的儿子去医院准备取回母亲暂存的颅骨碎片进行二次手术,医院却告知他,颅骨碎片已当成医疗废物处理了。没有了颅骨碎片,老人目前无法做第二次手术。

4月5日11点多,66岁的陈京翠在220国道被一辆小轿车撞倒,当时头部受伤严重,被送到济阳县人民医院抢救。4月6日上午,陈京翠的儿子孟先生从医院见到一块颅骨碎片,医生说他母亲陈京翠的。

在济阳县人民医院住院10天,陈京翠后转院至济南军区总医院继续治疗,并于21天后出院。今年7月底,家人看着陈京翠病情一天天好转,就想取回暂放在济阳县人民医院的颅骨碎片,给陈京翠做二次手术,但医院的答复是颅骨碎片已被当做医疗废物处理了。

“医院怎么能在不通知家人的情况下,就把我母亲的颅骨碎片擅自处理了?”10月16日下午,看着躺在病床的母亲,孟先生哭着说。当天下午,记者见到该医院客户服务部的相关负责人。该负责人称,颅骨碎片肯定是处理了。医院有权处理医疗废物,如果家人认为医院有责任,可以通过诉讼渠道解决。该负责人还认为,尽管陈京翠入院时没有家人在场,但医院还是及时给陈京翠做了手术,就此而言,医院还是很负责任的,希望陈京翠的家人换位理解医院。

“救死扶伤是医院的天职,不能说医院救了我母亲的命,就不经我们同意私自处理她的颅骨碎片。”陈京翠的儿媳说。

“如果医院当时处理颅骨碎片时能征求一下病人家属的意见,保证一下他们的知情权,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。”山东新亮律师所的王新亮律师说。

相关新闻 谁该为被遗弃的颅骨碎片负责

“如果不是这场车祸,她不会躺在家里,这会儿应该正在大棚里忙着。”10月16日下午,记者在济阳县孙耿镇霍家村陈京翠家采访时,她的一位邻居惋惜地说。

66岁老人遇车祸被开颅

陈京翠的儿子孟先生说,母亲出车祸的现场距离他们家约5公里,4月5日下午母亲一直没回家,他们就四处寻找,后来才知道母亲出车祸了。“我们第二天凌晨零点左右到了医院,当时母亲已经做完开颅手术了。”孟先生说,他们去医院时,母亲已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。

孟先生介绍,4月6日上午,医院刚上班不久,一名医生就拿着一块骨头给他们看,说这是陈京翠手术中摘下的一块颅骨。这一说法得到了孟先生妻子刘女士的证实。陈京翠在济阳县人民医院住院治疗10天后,由于一直昏迷,家人将其转院至济南军区总医院治疗。转院21天后,陈京翠病情好转,但是一直不能说话,医生让他们出院回家康复治疗。

医院把病人颅骨碎片当废物处理

今年5月,陈京翠出院后,得到了家人细心照料。孟先生说他姊妹4人,平时他和媳妇是全天候伺候,其他三个姊妹每人轮流一周。

今年7月份,陈京翠病情有所好转,孟先生说人少时,他在母亲床边一走动,母亲就能跟着他的身影扭头看。陈京翠的儿媳刘女士说,为此她专门在网上咨询了北京等地的专家,问是否可以给婆婆做二次手术,把取出的颅骨碎片放进去。在得到确切的说法后,7月底,孟先生让家人带着1000块钱去济阳县人民医院,想取回母亲手术时取出的颅骨碎片。

家人第一次去医院时,医生说给找找,当时并没有找到陈京翠的颅骨碎片。隔两天孟先生去时,医生给了他明确的答复,陈京翠的颅骨碎片被医院当医疗废物给处理了,已经没有了。“当时我和医院的人还发生了争执,医院也拨打110报警了,济北派出所的民警到了现场。”孟先生说。

病人家属:别人的能保存,我母亲的咋就不能?

陈京翠的儿媳刘女士说,他们第二次去找陈京翠的颅骨碎片时,在医院的组织库内还找到过另外一个病人的一块骨头。“为什么别人的骨头能保存,我母亲的骨头医院就给处理掉呢?”刘女士表示不理解。

医院客户服务部的负责人告诉刘女士,他调查过这事,当时没有医生说拿着颅骨碎片给病人家属看过。

而记者查询发现,手术室标本管理制度及送检流程规定,凡在手术中取下的组织、器官或与患者疾病有关的物体、异物等均视为手术标本。无病理价值和保留价值的组织、器官、肢体等,均应让家属看后并做好手术标本的登记,然后用10%福尔马林液保存,派专人送到殡仪馆烧毁。对无病理检查价值的体内异物、内固定物等,让病员家属看后做好登记并按医疗废弃物处理。“如果医生当时没有人让病人家属看陈京翠取出的颅骨碎片,明显不符合手术室标本管理制度。”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说。

医院说法:可以走诉讼途径解决

10月16日下午,记者见到陈京翠时,她正躺在病床上,眼睛不停地转动,但是不能说话。她左耳上方一块成年人手大小的地方明显能看出有刀疤,中间一块用手一摸软软的,还有肿的迹象。孟先生说,刀疤的位置整块颅骨都被医院给处理掉了。

刘女士介绍,他们从7月底联系医院到现在几个月时间内,找过医院很多次,但医院的态度让他们受不了。16日下午,记者陪同刘女士去医院咨询如何解决问题时,该院客服部的一名负责人说,他确实给陈京翠家人打过一次电话。刘女士说,前段时间他们接到医院的电话让去医院见面聊聊,她和丈夫去了医院后,一直在该院行政楼的一楼等待,等了一上午保安都说领导在开会,一直等到中午下班,保安还说领导在开会,他们最终没有见到医院领导,只好回家。

该院客服部的负责人说,他现在确认的一点是,陈京翠的颅骨碎片确实没有了,再怎么着也找不回来了。根据有关规定,取出的颅骨碎片是医疗废物,医院有权处理。“颅骨碎片找不到,她可以用钛金属材料的代替。”该负责人说。

刘女士问,若用钛金属材料代替,费用谁出?该负责人说,刘女士等人如果坚持认为医院有过错,可以走诉讼途径解决,法院如果判定医院有责任,医院肯定会承担的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